【世初宗律】花非花(首尾限定文)

♡宗律首尾限定文【能和我说说,你正在思念的那个人吗?】【到最后,我仍是一个人】

♡看到这个就想起清宫了呢,但基友说写写宗律更好,我拒绝了,还是觉得第一印象最重要了,话说宗律be文会被打吗?

♡鬼屋的捆绑play又要推延了,感觉不是很能把握住画风,安全的留在以后吧。

♡花非花,雾非雾,来去春/梦不多时,去如朝霞无觅处。

…………………………

  “能和我说说,你正在思念的那个人吗?”
  
  在某一次的惊醒中,我终于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我知道这并不好,因为有种东西叫做隐私,去刺探这些并不有利于我与他刚刚升温的感情。
  
  我承认我最初只是因为好奇,“幽灵”这种词语会被冠在一个看上去比我还小的人身上,那个人与这里格格不入,但是却睡在我的身旁,好奇心终于被拉到了顶端。
  
  “喂,没事吧,做噩梦了吗?”我端着一杯水靠近他,不足一米的距离让我看见他脸上的恐惧,绝望,哀伤,还有一丝眷恋。
  
  “水,喝吧。”
  “不用了。”
  “不是不用吧,好了快点喝吧。”
  “都说不用了!”
  
  看吧,这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却更希望能够看看他的心。你到底在怕什么?恨什么?难过什么?又在……怀念什么呢?
  
  不由自主的争吵起来了,好吧,我不该提起那个名字,但你知道你多少次从梦中惊醒时喊着这个名字吗?
  
  望着你离开的背影,我想起了尘封已久的记忆,记忆里有我永远年幼的弟弟,有一瞬间我觉得这两个背影重合在了一起,都在愤怒中离我而去。
  
  躺在樱花树下的草地上,我忍不住提出了这个问题。
  
  “能和我说说,你正在思念的那个人吗?或许不是思念?同校的前辈?朋友?难不成被欺负了?”
  
  “……很短的,只是很短的时间里我们交往过……”
  “诶,女朋友吗?还是学姐?”
  “不是。”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我有些犹豫的说出来,“那,男朋友?”
  
  我懊恼的埋怨自己,本就是难以启齿的话题,何必负担上特殊的意味,只好补救般的补上一句,“嘛,在学校里也不算稀奇,这所学校也差不多了。”
  
  借着月光,我勉强能看见他摇摇头,“不,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也许根本没有交往过。”
  
  真是沮丧的语气,我想,大约是年少都具有的情怀,最难承受的便是单相思的疼痛与爱情里的伤疤,作为一个刚成年的男人,我或许没资格评价这个。
  
  “然后呢?”“就是这样……”
  
  失恋真是一个可怕的字眼,我在此刻有一点庆幸我不曾品味过名为爱情的东西,不必忍受这伤人的情,又有一点遗憾,它听上去格外的引诱人,像我这种好奇心旺盛的人来说,神秘未知就是一种诱惑。
  
  我又与他争吵起来,最后还是妥协般的继续,我问的话,总要听完它。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初一的三月末左右,记得是樱花盛开的时候。”
  
  那这,“正好是现在的感觉吧。”
  
  我没想到他会流泪,我失去了章法,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去的话,我会选择不去探寻这个故事,不去表诉这句话,不去聆听这令我动摇的情话。
  
  “想要快点忘记,明明真的想要去忘记,可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句情话并不是给我的,而是给那个伤害了他还被他一往情深的眷恋着的人,但我还是会心动,在这月夜里,在这樱花树下,流泪的他说出来的话像是一把钥匙,轻而易举的打开了我心底的花园。
  
  这一刻,我承认我对他动心了,“你是真的喜欢那家伙啊。”
  
  这一刻,我也承认,我大概是失恋的,因为他的喜欢太深太深。
  
  最后一丝期盼也被相遇的他们打破,我总是来的太晚,错过的是他。
  
  月夜变成了白天,樱花树的花落了,最后,我仍是一个人。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