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花吐症]情人焦(上)花怜篇

→天官背景下的花吐症,有部分修改设定

→我是花怜篇的上,想看双玄篇的下,请戳 @CyHo_

→国庆贺文也是自己的生贺,ooc

————正————文————

  最近花城有点麻烦,其实也不是很大,就是身边老是会掉出几片枫叶而已。
  
  
  
  好像是凭空出现的枫叶,而且基本没有停下来过,甚至无法遮掩它的存在,最让他头疼的是,这些枫叶仿佛是他的力量所化,短短几天已经让他损失了不少力量。
  
  
  
  好在当世之绝的力量不容小觑,这些枫叶给他添麻烦也不算多严重,只是无缘无故的出现着实麻烦了些。
  
  
  
  ……其实也不是没有头绪,只是铜炉重开的时候,他受到影响,第二天殿下离开之后这个症状就出现了。
  
  
  
  花城“啧”了一声,他本来想化作郎萤接近哥哥,可是只是在哥哥身边,还没得及说话,嘴里不由自主的吐出枫叶,吓得他连忙闭紧嘴巴,离开菩荠观。
  
  
  
  这个枫叶却是个麻烦,得换个办法了……
  
  
  
  [花城,有鸢飞星吗?]黑水的通灵打断了他的思绪。
  
  
  
  [鸢飞星?你想放过他?]花城挑眉,鸢飞星其实是个很鸡肋的东西,可以说是代替缩地千里的东西,神官都有法力,凡人又不知道用,唯一的好处是,只要知道它的用法,没有法力也可以使用。
  
  
  黑水岛只有一个师青玄,曾是神官知晓用法又无法力。
  
  
  [……]黑水沉默片刻,[我需要一个鸢飞星。]
  
  
  
  花城想了想,应了下来,只是结束的时候问了一句,[你知道一种会削弱力量无法遮掩的化形术么?]
  
  
  
  [具体症状。]黑水追问一句,能让花城问出这个,这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是他心尖尖的太子殿下身上。
  
  
  
  [身上会出现枫叶,有时候嘴里也会吐出来,没法遮掩。]花城简略的提出来。
  
  
  
  [我去拿鸢飞星。]淡淡的抛下一句,黑水结束了通灵。
  
  
  
  片刻功夫,黑水出现在鬼市,花城亲自接待了他,装着鸢飞星的盒子被他推到黑水面前,黑水眼睛低垂,收下了鸢飞星,目光却落在了衣摆处不停出现又坠落在地上的红枫叶。
  
  
  “对身体有害?”
  “会损伤力量,长久可能有大麻烦。”
  
  
  
  说着麻烦,花城面上却毫无忧色,自顾把玩着发尾红珠,黑水直直的看向花城,花城施舍般地抬抬眼,“有什么要说的。”
  
  
  
  
  “思慕焦,又称情人焦。”黑水慢吞吞的说,“我只听说过。”
  
  
  
  
  那是在他还是贺玄的时候,偶然间看到的一本奇谈,故事也简单的很,说是一个花妖喜欢上一个男人,男人不愿意,她就变成一缕气魄融入男人的身体中,那个男人就一直不停的吐花,直到死去。
  
  
  
  
  据说这花妖的真身是朵美人蕉,所以又名情人焦。不过距今时间久远,其余的黑水也不记得了。
  
  
  
  
  花城手指一顿,“你觉得有哪只鬼敢在鬼王头上动土。”疑问句被他说成了陈述句,黑水思索一下,摇摇头,他一时之间也想不出答案来,索性花城也有本事解决,就干脆的告辞了。
  
  
  
  
  目送黑水离去,花城面色顿时沉了下去,敢在鬼王身上使阴招,他还真的想见识一下是何方神圣呢。
  
  
  
  
  突然,花城招出一只银蝶,急急抛出骰子离开极乐坊。
  
  
  
  “三,三郎?”谢怜被突然出现的花城吓了一跳,“你怎么,怎么来了?”
  
  
  
  “不欢迎我来吗哥哥?”嘴巴还在扯着,花城看着从谢怜脚印中生出来的雪莲花,恨不得扯烂它,这事在他身上他还没有太大压力,可若是谢怜有事,这人最好别让他知道。
  
  
  
  
  “没有,我怎么会不欢迎,来菩荠观有事吗?三郎,三郎?”
  
  
  
  花城回神,“哥哥,这花是怎么回事?”
  
  
  
  “啊?”谢怜低头一看,“我不是很清楚,好像就是这两天突然出来的吧。”
  
  
  
  花城扶住谢怜的肩膀,探出一道法力去查看谢怜身体情况,果不其然,他身体有一定程度上的伤害,只是每一次都太少,谢怜没有察觉罢了。
  
  
  
  “哥哥,你听我说……”
  
  
  
  “原来如此,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谢怜听完有些惊讶,不过他在红尘打滚几百年,很快就平定心绪,“三郎?”
  
  
  
  花城面色变动一下,鬼王的法力还是克制不住这诡异的枫叶,花城微一张嘴,枫叶便飘落下来。
  
  
  
  谢怜瞬间变了脸色,花城怎么也会有这种东西,想起此物能耗干他人血脉,一下子就急了起来,“这,这!此事可有解救之法?”
  
  
  他一张嘴,竟也有白色的雪莲花瓣从口中掉落而出,花城异色一闪而逝,摇摇头,语气颇为沉重,“抱歉哥哥,目前,三郎还未寻得解法,但殿下放心,三郎定不会让殿下受到半点伤害。”
  
  
  
  “三郎……”谢怜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他突然觉得自己疏离三郎真是过分极了,完全遗忘自己是怕暴露心思才离开的。
  
  
  
  “哥哥,你我染疾都是在这几日,想来应当也和……那晚的事情有关,不知哥哥可否详细说说?”花城避开谢怜的脸,枫叶的力量显然削弱了很多,鬼王压制了口中的枫叶,却压不住衣角落枫。
  
  
  
  谢怜哑口无言,这件事怎么还是被扒出来了,他纠结着不知如何开口,花城看着谢怜,低低唤了声“哥哥”,两片红枫从他口中飘了下来,谢怜思及此疾,叹口气终是开了口。
  
  
  
  “那晚,你法力躁动,为解此事,便向我灌输不少法力。”至于两个人又抱又亲,花城把他全身算是摸了个遍,而且甚至谢怜是清醒的“小细节”都被谢怜忽略了
  
  
  
  花城确定谢怜没有说谎,但是见谢怜这副羞窘的样子,也猜出来有些东西不曾明说,“法力……是借法力的那样?”
  
  
  
  “啊,哈哈,三郎真聪明哈哈,就是借了点法力了哈……”谢怜胡乱的点点头,也不知口里应付了什么,就发觉自己从背后被人一把抱住。
  
  
  
  
  “哥哥,不如我们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解……”
  
  
  
  
  花城把额头抵着谢怜的肩头,声音越说越小,谢怜像是被鬼迷了心窍一般,转过头来,看着靠过来的面容,有些羞怯的闭上了眼睛。
  
  
  
  两唇相触,花城郑重的在唇上轻舔,谢怜轻启齿关,任由花城小心翼翼的探进去,用舌尖舔舐上颚壁,在贝齿上游荡,最后勾弄起软舌,辗转缠绵,纠缠不休。
  
  
  
  谢怜不知被花城摸到哪里,腰肢发软,整个人无力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花城总算结束了这绵长的吻,替谢怜用唇抿去银丝,刚想说什么,银蝶带回了引玉的回信。
  
  
  [禀城主,情人焦的情况找到了。]
  
  
  
  银蝶将书籍内容的画面传到花城这里,短短几行字,看的花城心旌神荡,恨不得抱着谢怜过一辈子,“哥哥”他唤了一声谢怜,口中已无枫叶飘落,衣角的枫叶更是不翼而飞。
  
  
  
  被亲的谢怜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也不见花瓣落下,地上生出的雪莲花也不见踪影,花城笑得格外开心,又亲了一口谢怜,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大步走入菩荠观。
  
  
  
  [情人焦,花族美人蕉妖所化,因情爱所生,以力量滋养,可在七日内耗尽活人血脉,查案数例,已知红鸾星动者最易患生,解法唯有心意相通之人以口渡气方可解之,切记,若二人心意不通,此疾无可解之。]

——fin——


我就偷偷摸摸发个开坑预告,

《[花怜]寻花问柳》

→有隐性怜花,慎!

→有性转花,大慎!

→ooc,慎中之慎 !!

假扮花魁的霸气女匪首×害羞纯情的太子殿下
(妩媚动人的花魁×羞怯可爱的太子)这个没看见

太子殿下青楼一游,见一红衣女子惊为天人,

本想与她闲敲棋子话夜半,不料一夜竟失身,

本想负责却被负责,太子被绑入匪窝,自此,

太子殿下做压寨夫人,女匪首倒做了太子妃。

留下预告,溜了溜了~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