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系列④‖素描本

ⅰ深夜福利——甜饼一块

ⅱ苏姐姐吃糖了 @CyHo_

ⅲ花怜系列居然还能有,我也是很拼了。

「花怜」系列④

[素描本]

  花城的书房有一个柜子,被锁的死死的。
  
  
  
  
  
  说实话,谢怜不是个爱打听他人隐私的人,对于这点小事他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好吧,他有一点点在意了。
  
  
  
  
  
  ——谁让花城曾说漏嘴,那个柜子里有他的初恋情人。
  
  
  
  
  
  毕竟当时他们彼此还是单身狗一双,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就连当时的心情,谢怜都未必能记住。
  
  
  
  
  
  ——在一年之后,他们的交往纪念日,他又一次的看到了这个柜子。
  
  
  
  
  
  谢怜有点发愁,毕竟回忆的柜子有锁,而且是花城的过去,他偷看是不是不太好?
  
  
  
  
  
  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两个小人来,一黑一白,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白衣服的小人满脸愤慨,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不知廉耻,非君子所为,这是花城的过去,实在是太不尊重他了。
  
  
  
  
  
  黑衣服的小人狡猾的笑,为什么不呢?明明说过只爱你一个,却还偷偷留着初恋情人的东西,偷偷看一眼有什么大不了的。
  
  
  
  
  
  两个小人争吵起来,把谢怜吵得拍案而起,多大点事,看不看跟你们有关吗?
  
  
  
  
  
  两个小人颇有慕情风范的冲他翻个白眼,谁他妈可劲纠结的,有种你决定啊!
  
  
  
  
  
  谢怜把手放到柜子上……又放了下来,再怎么说,他也不该偷偷摸摸的查看他人的隐私,更何况,不是他人,是他的三郎呢。
  
  
  
  
  
  嗞——
  
  
  
  
  
  莫名其妙的,柜子被打开了?
  
  
  
  
  
  是指纹,花城的所有秘密都不会对谢怜设防,谢怜的生日和指纹几乎可以解开所有的锁。
  
  
  
  
  
  事到如今,后退也没有了意义,柜子的门自己打开,一本素描本子就在里头,心中暗暗给花城道歉,却还是忍不住翻开偷偷看一眼。
  
  
  
  
  
  “咦,哥哥说的这个柜子吗?里头放的是我的心上人。”红衣男子笑了笑,眉目间还有少年人特有的一份羞涩,“但求哥哥别打趣三郎了,三郎还没有追上呢。”
  
  
  
  
  
  画中的人打着一把雨伞,轻轻放在一个落魄小乞丐的身侧,替他遮挡了片刻的风雨。
  
  
  
  
  
  “什么样的人?是位勇敢又善良的,金枝玉叶的贵人,他救过我,我打小就喜欢,只是没追上呢。”
  
  
  
  
  
  画中人伸出双手,把一个孩子从树上抱下来,拿出糖果来轻声细语的哄着孩子。
  
  
  
  
  
  “如果真的有一天,我能和他在一起的话,我要把他放到我的心尖上,但凡我有,只要他想,我愿意。”
  
  
  
  
  
  
  最后一张画上,是一个人,他面容轮廓柔美, 长眉秀目,唇线姣好, 嘴角微扬, 似笑非笑。说多情而不轻佻,道无情却不冷漠,是个慈悲且俊美的面相。
  
  
  
  
  
  “……哎呀,我的心事都让哥哥看破了。”身后突然伸出一双手把谢怜环住。
  
  
  
  
  
  谢怜一惊,“三郎?”
  
  
  
  
  
 
  “哥哥居然把这个找出来了?”花城似笑非笑,眉目间依稀可见昔日的少年青涩味道,“可在哥哥面前丢尽脸面了。”
  
  
  
  
  
  他用头顶蹭蹭恋人的下颚,口吻里都是甜蜜的发腻的味道,“是啊,不过三郎虽然丢脸,但我喜欢啊。”
  
  
  
  
  
  “那,烦劳哥哥证明一下,免得三郎以为自己在做梦。”
  
  
  
  
  
  谢怜笑着亲了他一口,“本贵人决定许你终生。。”
  
  
  
  
  
  花城把素描本摊开,一本正经的说,“白纸黑字,签证画押。”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花城    谢怜」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