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凋夏绿】【二】(名字没想好)

等到月上中天之时,沃拉已经走到了山岗上,从山岗上俯视而观,不大的小镇就像一只侧眠的婴儿,眼睛的部位刚好是之前招待过沃拉的朵兰一家。


“咦,你这么认真在看什么?”男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沃拉不用想也知道他恐怕正处于用餐中。


枯萎的大树却有着结实的树干,银发紫眸的男人怀抱着一个美人坐在上面,因为说话的缘故,露出了两颗被月色折射出寒光的尖牙,上面还沾着丝丝血色,无声的证实着这只吸血鬼的危险。


“看这片土地。”沃拉如是说,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寡淡无味,男人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这小鬼长得再好看也没有表情,就像一具行走的尸体。


沃拉也不理会男人的无理,只是静静看着小镇,月亮被乌云遮蔽了,小镇的灯火消逝了,男人放下怀中美人,沃拉的蓝眸泛起光。


乌黑的气体快速从小镇的顶部升起,渐渐汇聚成一个类似人形的不明物,沃拉把斗篷的帽子戴上,幽蓝的火焰徘徊在他的身边。


男人郁闷的看了一眼这火焰,正是如此,他才会被这小鬼欺压却没有一点办法,最重要的是,男人最喜欢的是美人,不论男女,沃拉那张稚气淡漠的小脸绝对是男人的菜。


“莫里安,来了。”怕惊恐了黑色人形,沃拉的声音很轻,听起来就像柔软的风一样,莫里安暗暗舔了一下内唇,他长大之后肯定是个美人啊,决不能放过养成的机会。


脑子还在想些需要和谐的产物,手上倒是没有手软,莫里安擅长元素的攻击,很自然的就是血色的光,吸血鬼具有腐蚀及污染的作用,沃拉轻微的皱了皱眉,浅色的唇张张合合。


黑色的人形先被莫里安的血鞭缠住,又被沃拉一个空气碾压给重重蹂躏了一会,幽蓝的火焰被分出一缕,浮到黑色人形的下方灼烧起来。


原本就不是很强的黑色人形更是开始渐渐稀薄,幽蓝的火焰慢慢壮大,直到黑色人形的 一点点透明消失为止。


“没想到这么一个安宁的小镇都会有这么大的负面情绪?”莫里安问道,沃拉将斗篷的帽子拉下了一些,唇角也下滑了一些。“谁知道呢?人心永远是不满足的。”


“不过你很厉害嘛,这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莫里安不死心的第121次追问,当然,莫里安心知肚明得到的答案必然是那家伙的。


“谁知道呢?”


离开歌朵兰大漠已经有一些时间了,从自己九岁的生日度过后,现在已经四个月了。


沃拉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过的很是令人愉悦,除了,“我说,接下来咱们去哪?”莫里安风骚的撩起耳边的碎发,一双紫眸妖魅的注视着沃拉。


沃拉冷着脸,“你今天没有吸够血?还是昨天晚上浪过头?”等到莫里安收起那副表情之后才慢悠悠的开口,“希腊的爱琴海怎么样?”


“听上去,好像很不错,那之前说好的法国巴黎呢?不是说要看埃菲尔铁塔吗?”莫里安犹豫起来。


“你就不能顺路吗?”沃拉淡定的说,徒留莫里安考虑起法国与希腊之间的顺路在哪里。


沃拉看着书上的笔记,走了神,“亚马逊?”


“什么?”莫里安听见了沃拉的低语。

“没什么,赶路吧,时间还长呢。”沃拉如是说道。

“也是。”莫里安同意。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