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凋夏绿】【三】(名字没想好)

回归者——法多姆海恩


幽森的深谷里,传出一声清脆的鸣响,清晨的阳光柔和而又美丽,一辆华丽却又不失品味的马车缓缓前行。


莫里安有些不耐烦的驾驶着马车,“为什么我要在森林里驾马车啊?”


马车里的正是年幼的沃拉,“因为我不想走路,而且母亲很是想念我,我该回去了。”


莫里安压着怒火,“我说,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是我驾着马车?”沃拉闻言很认真的想了想,“我的手够不着。”


“……”莫里安在掐死他和沉默以对间选择了后者,片刻还是没有忍住发问。“……用魔法阵不行吗?”


“我们已经用魔法阵赶了不少路,难道要直接出现在我家吗?”沃拉反问道,“万一我父母要是受了惊吓的话……”


“……”莫里安很想说你的父母根本不简单,但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才会保证那家伙不会一团火焰砸过来。


从上路起就开始不停抱怨的莫里安第102次哑口无言,沃拉也不在意,只是计算着面对父母之后应该怎么说,因为他们已经到达目的地。


走出这个深谷,莫里安与沃拉才算迈进了英国著名的贵族之一,法多姆海恩家的领地中,沃拉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后,听到了莫里安的第103次抱怨。


“已经迈进了法多姆海恩的领土,这也算到了你家吧?”

“原来对你来说领土就是家吗?对于吸血鬼的领地意识我领教了。”

“……”莫里安再度沉默。


“你家的领地也太大了吧。”几日未吸血的莫里安有些有力无气,沃拉的目光只是落在手中的小瓷瓶上,单薄的瓶壁很是温润,这是他在中国的一家铺子里买出来的。


莫里安发觉沃拉没有回答他,“我说,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沃拉放下手上的东西,“说什么?说你用五个月的时间让我在德国,日本,埃及,希腊打了一个转,却用了将近半个月都没有赶到我家?”


莫里安有些心虚,“这不能怪我,我可是伯爵,我什么时候驾过马车?”

“你的确没有驾过马车,只是在法国做过调酒师,在希腊做过画家,在德国做过记者,在日本做过厨师,在埃及做过……”沃拉冷眼旁观,口里倒是没停。

“……够了。”莫里安发誓不要和这小鬼打嘴仗了。


沃拉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他,只是接着观赏马车里的礼物,这是准备给父母的,这是给田中爷爷的,这是给伊丽莎白的,这是给红阿姨的……


又是一日天晴,马车行上了一个小矮坡上,远远可以见得法多姆海恩大宅的轮廓了,沃拉拉开窗帘遥遥看去,莫里安却是说话了,“诶,就到这吧,我就先走了啊,我会记得通知你家仆人来接的。”


“害怕被我父母抓到吗?”沃拉面瘫着脸挑衅他,莫里安难得没有生气,“小鬼,以后很难再见面了,我马上要返回我的驻地了,战争要开始了。”


沃拉垂眸养神,“嗯,再见,莫里安。”

莫里安笑了笑,“嗯,再见了,夏尔。”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