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脑洞‖三花聚顶.碎片」

✪开始填填脑洞大开的坑了

✪一片碎片,没头没尾的文

✪日常的OCC,日常的文渣

—— 正 —— 文 —— 开 —— 始 —— 线 ——

  菩荠观里的一张圆桌子,分别坐着四个人。
  
  
  正东方是一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着交颈圆领红衣,佩银蝶珠玉流苏璎珞圈,右侧编着小细辫,发尾坠着红珊瑚玉珠,面容冷俊又生美感,右眼戴着一个黑色眼罩。
  
  
  正西方是一个黑衣少年,估摸着十五六岁,身上没什么饰物,仅腰间悬挂着一柄刀,颈后垂着一个翻着的笑脸面具,低垂着头,一双黑红的异色瞳,流光溢彩。
  
  
  正南方是一个与红衣男子极为相似的人,他梳高马尾,一双漆黑的眼睛幽森的注视着前方的画图,一件红色的劲装短打,黑色的靴子上还有杏色的铃铛摇晃。
  
  
  三人坐在一起,犹如一对三兄弟。
  
  
  相对来说,坐在正北方的白衣男子就与他们明显不是一个画风的人。
  
  
  弥漫在室内的气氛竟比花城嘴角勾起的弧度还要微妙,谢怜清咳一声,三人的眼神齐齐看了过来,备受关注的谢怜瞬间就把想说出口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我是说,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先……吃饭?”
  
  
  最先响应的自然是花城主,“哥哥说的是理,只是眼下观中无米无粮,巧妇亦是难为无米之炊,倒不如请哥哥去极乐坊中一展身手如何?”
  
  
  听着花城主说话,谢怜总觉得怪怪的,直觉提醒他花城好似在算计着什么。
  
  
  铜炉花漆黑的眼睛似乎泛着光,用沉默回应着谢怜,谢怜有些狼狈的移开目光,却撞上无名的眼睛,那双异色瞳里藏着太多东西,有尊敬有爱慕,有期盼也有担忧。
  
  
  想到无名甘愿替自己受亡魂吞噬,又看他少年模样,谢怜便不由自主的偏爱他几分,柔声道,“你可愿一同前往?”
  
  
  无名猛地抬起头来,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冷静的应是。
  
  
  “……殿下要去哪里?”黄金骷髅面对三个城主也拿不定注意,可它们也知道谢怜绝对是城主的心尖尖,听他的准没错。
  
  
  然后谢怜面对容忍两人并坐的黄金辇,好像若有所思般的陷入了沉默。
  
  
  “哥哥怎不上车?”花城主挂着能被梅国师痛心疾首三百遍的假笑,完全不知道谢怜的顾虑。
  
  
  铜炉花总算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花城身上,觉得自己日后能混到绝境鬼王之位绝非偶然,仔细琢磨了一下谢怜的性格,“殿下还是上车吧,我还有法力,不如我用缩地千里赶去?”
  
  
  无名更是实干派,干脆蹲下身就开始准备画阵,菩荠观还尚存一些朱砂,恰好能够用上,谢怜连忙抓住无名的手,“这样吧,你们又不认识极乐坊,不如我和无名一道,三……三郎与他一道?”
  
  
  至于四个同开缩地千里的可能,被谢怜抛到脑后,直觉第二次预警,绝对不要四个人同行。
  
  
  花城的脸色顿时添上几分委屈,“看来哥哥不愿意和三郎一起去了,我不勉强哥哥,只是哥哥莫要浪费法力,还请哥哥乘这黄金辇去吧。”
  
  
  谢怜看花城脸色不好便心虚起来,又被这话说的心软几分,安抚般的轻拍花城的手臂,“……这,三郎,是我不好。”
  
  
  花城突然低头吻了一下谢怜的额头,笑道,“好吧,谁叫我听哥哥的呢?”
  
  
  铜炉花和无名花顿时感觉不好了。
  
  
—— 不 —— 知 —— 道 —— 后 —— 文 ——
  
本文胜者:花城
  
无名花:能见到殿下就很开心了,万万没想到未来的我居然和殿下是这种关系。
  
铜炉花:在敢于追求殿下的边缘试探,等等,未来的我在做什么?!
  
城主花:呵,辣鸡,想和我抢哥哥,做梦吧。
  
谢怜:心虚又茫然,明明是一个人为什么感觉像是我在花心?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骷髅:吃瓜ing
  
作者:怀疑人生ing,我写的都是啥?我特么怎会会写这个?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