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系列②‖人鬼情未了(居然有第二篇)

  #大概是文如题名的小故事
  
  #这个系列居然能有第二篇也是见花城了

       #和「骨灰」这篇没啥关系,其他花怜文请戳头像
  
  #ooc就不多说了
  
  [01]
  
  谢怜有点发愁,为了生活。
  
  他原本是位富家公子,结果一朝变动,成了个无业游民。
  
  这也不要紧,毕竟都这么久了,他早就习惯了,有事卖卖艺没事收收破烂,偶尔兼职道士大夫,他自我感觉自己过的挺充实的。
  
  然后他捡到了一个小孩。
  
  好吧,一张嘴能养,两张嘴能养,一样一样。
  
  然后他就更穷了。
  
  [02]
  
  穷不要紧,好好赚钱养家就好。
  
  他想重操旧业,准备来个胸口碎大石,没想到那个小孩子一看就哭,谢怜只好放弃,他想,小孩子的教育比较重要,还是换一个吧。
  
  于是,他去收破烂了。
  
  这下他收获颇多,多到给小孩子买了件红色的新衣服。
  
  没想到这孩子穿了衣服就不见了,谢怜屋里屋外的找了三遍都没找到。
  
  咦,人去哪了?
  
  [03]
  
  离谢怜住的地方较近的村庄,正巧有一户人家出殡,谢怜兼职道士去做法事,没想到那个红衣服小孩就在哪里。
  
  小男孩躲在墙角,谁都没有理会他。
  
  谢怜不声张,老老实实的做完法事,拿了报酬离开,转头就到了后门,小男孩眼巴巴的看着他。
  
  真是天官赐福,他的阴阳眼什么时候打开的?
  
  小男孩拽着谢怜的衣角,把手上的钱袋子往谢怜手边送。
  
  这下男孩失踪的原因找到了。
  
  [04]
  
  谢怜老老实实的确定这人家没有丢钱丢东西,也就收下了男孩手里的钱,理直气壮的给小男孩准备一堆东西。
  
  小孩子基础要好好打,读书写字总是要的,锻炼身体也不能少。
  
  早上起来,谢怜做饭小孩读书,谢怜收破烂小孩帮提着。
  
  午时休息,谢怜喝茶小孩写字,谢怜准备晚饭小孩打扫卫生。
  
  晚上饭后,谢怜铺床小孩洗碗,谢怜教小孩下棋小孩跟谢怜学武。
  
  时间总是过的飞快,简单的生活就这么过去了。
  
  [05]
  
  小孩子是鬼,不会长大,谢怜确是个普通道人,生老病死皆有。
  
  常常与鬼生活,谢怜的身体便脆弱下去,一阵风寒就要他在床榻躺了半个月,等到小孩似乎长大一点——其实就是从六七岁长到十一二岁——的时候,谢怜也察觉到自己的寿命到了。
  
  谢怜给自己找了个好地方,吩咐小孩以后有机会就赶紧投胎,别在人世停留。
  
  小孩答应的快,却在谢怜入土之后替他守了八百年的墓。
  
  日日夜夜,年复一年,原本的村庄成了荒地又成了城市,落墓的山野脚下出现不少百姓,朝代换了又换,唯有这山中一个坟墓没有任何变化。
  
  直到,小鬼在八百年后,修炼结果,化作鬼王。
  
  [06]
  
  花城有点发愁,为了哥哥。
  
  他原本是个枉死小鬼,结果被人捡去,养成了个大鬼王。
 
  眨眼过去八百年,他也算是有了保护哥哥的能耐,自然是想去找哥哥,大约是刚出山,他对世间的变化有点接受不过来,找到哥哥的气息就连忙去了。
  
  然后他就把哥哥吓到了。
  
  没办法,花城只好把哥哥带回自己的老巢里。
  
  然后哥哥就生气了。
  
  [07]
  
  谢怜本来是跟同学一起约好去鬼屋探险的。
  
  先是有个红衣服的人一边笑着叫哥哥一边漂浮着跟着他,就说在大半夜的鬼屋里,谁不害怕?
  
  不小心摔了一跤昏过去,醒来发现两件事。
  
  一,这红衣服的是人不是鬼;二,这人把他带到了离家千里的深山里。
  
  谢怜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绑匪,于是他拒绝和红衣人说话,也不吃他送来的东西,红衣人委屈的看着他……
  
  谢怜:……美色祸人。
  
  [08]
  
  在双方的友好交涉下,总算是弄清了两方的意思。
  
  花城是鬼,但不怕太阳,也能化人形。谢怜知道花城没恶意,想回家见见父母。
  
  花城乖巧的带谢怜回了家,然后在谢怜家里住了下来。
  
  早上,谢怜读书花城做饭,谢怜上学花城跟着
  
  中午,谢怜吃饭花城练字,谢怜写试卷花城讲题目
  
  晚上,谢怜洗澡花城铺床,谢怜和花城下棋,花城给谢怜泡茶。
  
  好像和八百年前没什么区别。
  
  [09]
  
  日复一日,花城沉迷在这失而复得的温馨里,却听到谢怜在父母面前承认自己有个重要之人。
  
  花城承认自己绝对是对谢怜有了不一样的感情,但这感情实现的可能太小。在身份,性别之前又多了个重要之人,看起来真是没什么希望了。
  
  所以当确保谢怜安全的情况下,给谢怜留下灵蝶,花城去处理鬼界的动乱了。
  
  鬼界动乱不大,时间也不长久,但能把花城从谢怜身边引开的只有一样。
  
  谢怜八百年前的墓被毁了。
  
  [10]
  
  动手的鬼死的很惨,但花城想尽办法都没法复原墓地,只好带走了谢怜的骨灰,和自己的骨灰一起铸出一枚骨灰戒指,贴身放置。
  
  赶回去的时候,花城松了口气,起码他面前的谢怜安然无恙。
  
  然后他被打脸了。
  
  只不过几日不见,谢怜清减不少,甚至准备好行李去当初花城带他去的地方找他,花城直接现身,心疼又激动抱住谢怜,却听谢怜认认真真的说着。
  
  重要之人是你,心慕之人是你,不要离开了。
  
  这真是,要他的命。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