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怜七夕贺文]家有仙妻(上)

#成精怜×幼崽花#

#发发娘给自己孩子拐了个童养媳#

#七夕节快乐#

#私设连天#

#ooc ooc ooc#

—— 正 —— 文 ——

  红红儿是个自小没爹的小可怜,遭人嫌弃无处可去,只好可怜兮兮的睡在破旧的庙里,靠着一丁点贡品活着,艰难的活到了八岁。
  
  
  
  
  大抵是时来运转,他那个“离世多年”的母亲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连夜把他带走了。
  
  
  
  
  红红儿的娘亲不是汉人,据说是从南疆来的,同他爹认识不久就有了红红儿,结果发现他爹根本就没有认他的意思,人纯粹就是觉得是和一个异族女子的一夜风流罢了。
  
  
  
  
  红红儿他娘心高气傲的很,当天就回了南疆,红红儿就留在了他爹这里,可惜他三岁的时候他爹就没了,这下好了,没人养他,干脆就饥一顿饱一顿的流浪街头。
  
  
  
  
  花了几天时间,红红儿被异族的娘亲带到了一处林子,林子里还有一间屋子,是红红儿他娘的家。
  
  
  
  
  当初她私自离开南疆是犯了戒,回去就要受罚,这才把红红儿留下,没想到有路过的朋友托话给她,说是见她儿子过的不好,她这才把红红儿带回来。
  
  
  
  
  打那时候起,红红儿就跟着他娘过日子。
  
  
  
  
  这处林子叫过路林,处于进入南疆的必经之路的路口上,平日里极少见到生人,偶有几个人也路过也不是会与人交流的样子,红红儿一个人实在很是寂寞。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着林子自然是吃林子,林子里生着不少野菜野果,又有野生的山鸡野兔,运气好的话可以捡到几个鸟蛋改善伙食。
  
  
  
  
  红红儿离了皇城,一日日的好起来,红红儿的娘亲却一天比一天脆弱了,等到红红儿的十岁生日,他娘总算是把他叫到床边。
  
  
  
  
  “我活不久了,你也不必伤心,我自找的。”美人倚在床头,若非她面有病容,唇无血色,手腕瘦的青筋毕露,还会把她当成南疆的第一美人。
  
  
  
  
  红红儿难过的咬着嘴,雾气蒙在眸子里,他这两年过的好极了,这都是他娘带给他的,而今母亲病重他却无能为力。
  
  
  
  
  
  “娘亲,有没有,办法?”红红儿少见外人,母亲也不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他说话还有些磕磕巴巴,美人扯了一下被子,“大限将至,人力已尽,万事皆看天意。”
  
  
  
  
  红红儿似乎明白了什么,忍着眼泪点头应是。
  
  
  
  
  把山上捡来的鸟蛋蒸成蛋羹,一口一口的喂她吃,等她吃完后固执的的守在她的床边。
  
  
  
  
  命不久矣的美人娘亲从床头的梳妆匣里摸出一颗鲜红的珊瑚玉珠交给红红儿,“这个是信物。”
  
  
  
  
  “信物?”红红儿有些迷茫,这样珍贵的东西他很少见到。
  
  
  
  
  美人娘亲点点头,喝口水,说起了一件陈年往事。
  
  
  
  
  很多年前,美人娘亲还是一个天真的小姑娘,小姑娘天天待在南疆的山寨里,觉得很是无聊,她性格有点孤傲倔强,趁着无人注意到她,就偷偷跑了出去,然后遇见了一个模样秀美的小美人。
  
  
  
  
  小姑娘好奇,就问她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美人瘪瘪嘴,说是她今天过生日,和朋友出来玩,结果没找到人,到把自己弄迷路了。
  
  
  
  
  小姑娘觉得这个人可能在说谎,这方圆百里地只有他们这一个山寨,山寨的小孩子她都认识,她又没有大人,怎么可能走这么远?
  
  
  
  
  小美人听了,有点生气,她很耿直的说自己才不是小孩子,而且百里地一点也不远。
  
  
  
  
  小姑娘不信,问她你多大了,小美人掰着手指说自己马上就满八百岁了,小姑娘哈哈大笑,就与小美人说她其实一千八百岁了,孩子也都快有八百岁了。
  
  
  
  
  小美人很是吃惊,还同人行了个礼,口中还道后辈见过前辈,请前辈指引她方向,小姑娘装模作样的说你要去的地方我知道,我可以送你去,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小美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她虽有近八百岁,但化人形不过几年时光,和个几岁的孩子没差别,只好说任由前辈安排,小姑娘顺着她看过的话本走,这样,不如让我家孩子与你做个良人?
  
  
  
  
  但见小美人皱眉思索半晌,摘下右耳的红珊瑚耳坠,道,我辈中人绝不背信弃义,我既受前辈恩泽,愿与前辈子女结缘,但凭此物为信证。
  
  
  
  
  小姑娘很自然的接过信物,便觉这戏演完了,也就指着远处的前头说,就是那座山了,不过很远,你不如去我家住一晚,我请爹娘送你去?
  
  
  
  
  谁知道小美人直接抱起小姑娘就飞上云头,眨眼间便赶到了小姑娘指的山头,小美人左右看看,见到了朋友留下的信物,便很是感激这位前辈,于是问过地方之后就把小姑娘送回了山寨。她好奇心重就问,前辈为何说远?我们修行之人自有玄通之术,百里地亦眨眼。
  
  
  
  
  发觉不对头的小姑娘转转眼珠,敷衍般的哄骗她,说自己受伤很重,被寨子里的人救下,法力不济。小美人也不知道太多,她道谢后就离开了。
  
  
  
  
  光阴过迁,小姑娘成了大姑娘,她去过那个山头很多次都不曾见到那个小美人,红珊瑚珠被放到了梳妆匣底不见天日,等到她离开南疆就更是记不起来了。
  
  
  
  
  被赶出山寨,她的知心好友把她的东西偷偷带来,这珠子就又重见天日,而今到了红红儿的手中。她觉得那个小美人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应该会来找她,这样,好过红红儿无人可托付。
  
  
  
  
  “这是你的婚约信物,拿好它,你的妻子会来找你的。”
  
  
  
  
  
  红红儿接过珠子,痛哭一场后,把他娘埋在过路林的一处幽静之地,安心的在这里住了下来。
  
  

  
  
  只不过,他娘没想到的是,来的人可能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半年后,十一岁的花城——他娘临终前给他起了名字——在自家门口看到了一个人,他身形纤细,穿着白衣,背着一个斗笠,腰间挂着一把剑,模样秀美且气质不凡。
  
  
  
  
  这位客人开口第一句话,就吓得花城掉了手里的刀。
  
  
  
  
  “你就是……我的,咳,婚约者吗?”

©黑刀阎王 | Powered by LOFTER